“雪龙”号遇险 南极大雾和冰山有多可怕

作者:孙楠 卢健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时间:2019-01-30分享
“雪龙”号撞落250吨雪——南极科考危机四伏


  “雪龙”号在执行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任务期间,于北京时间1月19日10时47分,在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中,因受浓雾影响,在南纬69°59.9'、西经94°04.2'位置与冰山碰撞。

碰撞时船速3节(约5.56千米/小时),船艏20多米的桅杆被撞断,部分舷墙受损,船头甲板上被撞落了约400立方米250吨冰雪。

幸运的是,105名科考队员无人受伤,压载水舱、油舱、主机及其他船舶动力设备、通信导航设备运行正常。

北京时间1月27日,“雪龙”号安全抵达长城站,科考队员手机信号恢复。

该事件让人们突然意识到,南极虽然已经不是探险时代,但仍然危机四伏。

“雪龙”号二副邢豪没有参加此次科考任务,当得知“雪龙”号遇险时,他在朋友圈写道:“南半球咆哮西风带包围的南大洋从库克船长开始就是所有航海人的梦魇。那里除了有滔天巨浪、伸手不见五指的海雾、足以让任何导航仪器失效的鹅毛大雪以外,还有死神播下的种子——数不清的冰山。”

著名极地探险科学家高登义三次赴南极科学考察,曾经负责“极地”号考察船的航线天气预报,最南到达南纬73°。

他说,一般说来,要进入南极圈内考察,破冰船性质的考察船除了一般海上航行面临的困难外,主要威胁来自四个方面,即通过南半球西风带的大风浪、被厚度较大的海冰围困、靠近南极大陆时的冰崩以及大雾天与冰山的碰触。

倒退几十秒就看不见冰山了——局地大雾神出鬼没

此次遇险原因与浓雾天气相关。从央视公布的视频看,事发当时,“雪龙”号在冰区内航行,四周都被浓雾笼罩,能见度非常低,直到迎面碰撞上冰山的瞬间,冰山才显露出来,巨大的冲击力使桅杆瞬间断裂。

中央电视台随团记者王善涛说,撞过冰山以后船快速倒退,当时大家都赶出来,看见冰山的人说确实很大,但倒退几十秒就看不见了。

南极低能见度是一种常见现象吗?又能低到何种程度呢?

环南极大陆常年存在的绕极地低压槽区,低压槽内的气旋活动会把西风带的暖湿气流带到高纬度寒冷海区,当强气旋影响时,大风及降雪等大范围的恶劣天气袭来,海面能见度下降很快。

另外,就雾而言,高登义说:“在我所知道的南极气候知识中,穿过南半球西风带后的高纬地区,很少有大面积的雾区,但局地雾很频繁。”

雾分为局地雾和平流雾。局地雾是由局地的水汽蒸腾而形成,在南极,则是局地海冰升华为水汽形成雾,或局地海水蒸腾形成雾,这种雾随机性大。而平流雾是大范围的天气现象,它与大范围的天气系统有关,这种现象在南极非常罕见。其原因是由于南极冰盖强势的下降风非常不利于形成大面积的雾区。

第35次南极考察队队员、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的田彪目前正在中山站执行科考任务。他说,南极海雾在海气界面发生,能见度会在很短时间内变得很低。“听在海上科考的队员说,船行途中,走着走着就能起海雾,能见度有时会迅速下降到10米左右,但有时十几分钟就能冲出海雾,恢复正常。”

这种时间和空间尺度小的局地大雾很难预报。不过,高登义认为,船载雷达可以监测到,只要及时查看雷达回波,应该没有太大困难。

缺乏阿蒙森海域信息——冰山密集如蚂蚁窝中的蚂蚁

此次遇险还可能与阿蒙森海尤为密集的冰山和浮冰有关。

北极的大型冰山集中在格陵兰岛附近海域,但南极不一样,海上大型冰山很多,很密集。之前我国极地考察队去阿蒙森海相对较少,对那边的天气和海冰分布了解不多。

阿蒙森海位于南极南大洋太平洋扇区,是南极周边海域增暖最为显著的区域,也是环南极冰架消退最为显著的区域之一,被认为可能成为继罗斯海之后又一个全球南极科考的新兴热点靶区。

在第34次南极考察期间,“雪龙”号首次在阿蒙森海开展综合调查。当时随船的记者就这样描述:2018年3月的阿蒙森海,西风带和南大洋上的大气旋一个接一个光顾这里,6到8米高的浪并不稀奇。船头扫海灯的两股光柱像蜗牛触角般小心地向周围触探,以避开四面八方游弋的“幽灵”——像梅花桩一样密布的冰山。

《科技日报》回应了关于配备了雷达为何还会撞冰山的疑问。该报称,船载雷达是有效探测碍航物的手段,但有时反射回来的信号难以区分浮冰和冰山。

缺乏海冰分布了解,再遇到恶劣天气,是非常危险的信号。2013年年底,俄罗斯客轮在南极海域被浮冰困住。“雪龙”号救援途中,遭遇大雾弥漫、风雪交加、白浪滔天、能见度极差等恶劣天气条件,用了4天4夜的时间,却在距俄遇险客轮仅6.1海里处因浮冰搁浅。

邢豪回忆以往经历说:“雷达因为锁定多到像蚂蚁窝中的蚂蚁一样的冰山直到死机,无数次仅靠两盏探照灯在乱冰中摸索前行,我们凭着沉着、智慧、勇气和像岩石一样坚韧的品格一次次化险为夷。”

责任编辑:Z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