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1977年高考人的气象之缘

作者:张翠英 来源:菏泽市气象局 时间:2019-06-18分享


  1977年9月中旬,各家的广播都能听到“人民日报”发的社论:年底恢复高考!成武县气象站临时工孔凡忠兴奋极了,他要参加高考!
  1966年中国高考制度改革,不组织参加高考了,高中毕业三年后自己申请,由所在大队推荐到人民公社,再推荐到当地教育局,由教育局推荐上大学,1971年孔凡忠高中毕业回家务农,自己连续申请三年没有被推荐上大学。由于他文笔较好,经常发表一些小文章,1975年他去公社做文秘工作,平时他勤奋好学,方便的时候经常看一些农业知识方面的书,记得最清楚的是他买了一本500页的书“农业实用手册”,书中有好多与气象有关的农谚方面的知识深深的吸引了他,此时他开始接触气象知识且一往情深。由于他经常结合天气和农用谚语,在生活中受益匪浅,比如自家晾晒地瓜干,他就能准确无误的预报好天气,没有受到雨水的影响,地瓜干晒的比较白。邻居们知道后,遇到恶劣天气就提前咨询他,他能准确的给邻居们报出天气来,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公社书记、乡长也知道他的小能耐了,经常来咨询他天气,并让他管理公社的气象哨。当年他代表农村气象哨参加菏泽地区气象会议,看到地区气象局的预报员给他们介绍天气预报经验,当时他是那么崇拜气象、崇拜气象预报员,心想我什么时候能做一名天气预报员就好了。于是他更努力的看书、学习气象知识。
  公社书记比较看好这个有特长、对气象有天赋且好学的小伙子,但当时公社没有名额可以让他转正,于是,1976年就推荐他到成武县气象站工作。在县气象站,他充分发挥自己的好学精神,多读书,于是天气预报、农业气象、地面观测等他都能独当一面。
  他白天坚持上班,晚上学习到深夜。由于他勤学好问,工作能力又强,气象站里的人都喜欢他。大家知道他要参加高考,都尽力支持他,尽量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复习功课。
  他看到1966年建造并制作的南京长江大桥的纪录片、毕业后学习的农业气象谚语,还有作为气象哨代表参加地区气象会议等等,这些坚定他要去南京学气象的决心和信心。高考前先报志愿,由于对气象的热爱,孔凡忠第一志愿报的是南京气象学院,其他三个志愿全部报的是他向往的南京的学校。
  1977年12月8日,高考前夜,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就敲开村里代销点的门,买了2两酒,喝了倒头就睡,第二天早晨拿着黑色的窝窝头,骑车12里去考场考试,他和1966年以来毕业的高中生一起走进了高考的考场,他说当时不紧张,也不从容,但考试做题比较顺利,没有阻力,心这时才镇静下来,于是心情大好,这样很顺利的参加了人生最难忘的高考。
  当年的高考难度比较大,超出了学习的范围,考数学时,第二题就是“解三角方程”,高中学的是小于等于180度,但这道题大于180度,感觉比较难,但孔凡忠复习面比较广,他除了复习高中课本外,还买了一本上海科学出版社印刷的“青年自学丛书”,认真复习,考试结束自己感觉还不错。
  1978年的2月底高考成绩出来了,他如愿以偿的被南京气象学院录取了。因为是积累十年的高中生,1977年的高考录取比例约1:100,整个成武县被大学录取26人,成武七中7个考场仅考上3人,孔凡忠回忆说。
  1978年3月,孔凡忠提着行李卷和饭碗步行到成武县,先坐汽车到商丘,再坐火车,然后走进梦寐以求的南京气象学院,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活,从此他的一生与气象结下深深的缘!
  当时南京气象学院招生近500人,四个系:气象系、大气探测系、农业气象系和师资班。气象系有两个专业,孔凡忠报的是气象系里的天气动力专业,另外还有一个气候专业,每个班有27人左右,他们这个系就110多人。
  班里同学的年龄悬殊比较大,最小的同学18岁,最大的36岁,且当时上学就算工龄。在大学里,比较有名的就是中国气象局原局长郑国光,孔凡忠这样评价:他出类拔萃,是一名才子!
  十几年的艰苦奋斗,他们终于走进了大学,国家管吃、管住并包分配,自己不用交钱,所以他们非常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一心一意的学习,由于他们的基础比较好,学习气氛很浓,平时老师讲的知识,他们都去图书馆查阅参考资料,所以气象知识掌握的很牢固,后来这些人大部分都成为省里的气象业务骨干。     

责任编辑:Z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