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永艳:听寂寞在唱歌

作者:孙彦 来源:山东省气象局 时间:2019-07-23分享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蒲松龄自勉联

临清市气象局观测场不远处,烈日下几株垂柳慵懒无力,夏日风掠过,扬起赤热的绿浪。没有任何防护,庞永艳蹲在太阳底下地查看着地温计。小麦色的脸庞,汗珠偶尔滴落在松软的泥土上,冲击成小小的坑洼,又倏忽不见。矮小的身躯被逆光笼上一圈淡淡的光晕,执著而安祥。

作为记者,我更愿意面对健谈活泼的采访对象,而像庞永艳这般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是最令人发憷的。你几乎从她嘴里掏不出任何“有趣”的故事。

从她的领导、同事和家人的讲述中,我还是竭力还原出一个在寂寞中歌唱,在寂寞中奋斗的气象临聘人员的形象。

听,寂寞在唱歌,歌声中有苦辣酸甜,歌声中有坚韧不拔,歌声中有奋斗不息,歌声中有壮志雄心,歌声中有九曲回肠!

16年青春时光,16个春夏秋冬,16年临聘身份,16载气象工作历程,足可以让庞永艳谱写一曲或雄浑、或婉约的人生之歌,让闻者为之动容!

今年,40岁的临清市气象局临聘人员庞永艳,抓住了难得的机遇,在全省250余人的临聘人员转正式编制考聘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幸运的十分之一。

临清市气象局原局长张新华见到她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天道酬勤!”

1979年,庞永艳出生于距临清市区30余华里的小村庄,作为一个普通农家子女的她,种麦收麦,种瓜点豆,庄户人家的活计都没落下。更让父母欣喜的是,小永艳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同学中的佼佼者。1997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广东湛江气象学校四年制初中中专气象通讯专业!

“那一年,湛江气象学校在聊城市仅投放一个录取名额。”庞永艳说。在那个年代,能考取初中中专绝对是乡村中学里最优秀的学生。

“自幼目睹了太多的气象灾害对农业生产的影响,选择气象专业,可以为父老乡亲做点事!”提及当初读湛江气象学校的初衷,庞永艳云淡风轻,像极了讲述别人的故事。

在她的人生中,当初走上工作岗位的经历是一首五味杂陈的歌。

2001年,以优异成绩中专毕业的庞永艳,将要走上工作岗位了。当年,家乡临清市气象局由于当年没有录用名额,她选择了聊城市的冠县气象局,却由于特殊原因没有被录用。身为农民的父母爱莫能助,22岁的庞永艳远赴石家庄成了一名打工妹。在繁重的流水线作业中,她始终没有放弃最初的气象梦。庞永艳说,“气象梦”最为合适,不敢用“理想”,因为,她知道,也许此生再也没有从事气象工作的机会了!

躺在拥挤的女工宿舍角落里,拿起曾经的专业书籍,也难免慨叹命运多舛!半年后,湛江气象学校在临清市气象局的校友孔祥良给她带来了好消息,让她去临清市气象局跟班学习。

“当时讲好是没有工资的,临时工也不是。不给我工资我也愿意,只要在气象局工作就行。”谈起这段往事,庞永艳更多的是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事实上,她整整一年没有拿到工资。她还记得老局长展文龙在年底以局里的名义借给她500块钱,让她拿回家去过年!直到聊城市局批复她为临聘人员,这笔钱才用工资分批归还。

现任临清市气象局副局长的孔祥良忆起小师妹这段往事,感慨万千:“虽然沉默寡言,但干起工作来就像男孩子。一到局里,就在观测业务岗上跟班学习,积极考上岗证,无论是爬风塔,还是挖地温坑,都当仁不让。”他还记得老局长展文龙经常以她为榜样教育在编职工,说一个不要工资连临时工也不是的女孩子,工作起来都加班加点,不挑不捡,任劳任怨,你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工作。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她无疑谱写与唱响了一曲奋斗者和敬业者之歌。

2003年6月21日,对庞永艳来说,是值得铭记的日子。这一天,聊城市气象局批准临清市局聘用她为临聘职工。“从此有身份了,也算是气象工作人员了!”她还记得当时父亲激动得老泪纵横,嘴里说着女儿有出息了,有正式工作了。

尽管是临聘岗位,但庞永艳十分珍惜这份工作,亦或是事业。她的第一位测报老师是已经退休的李雪梅,也是聊城市第一个250班(全国质量优秀测报员)获得者。“这孩子真不容易,很曲折。来的时候才22岁,任劳任怨,我搞观测时,她就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问这问那!十米多的风塔,一个女孩子说爬就爬上去了。”

李雪梅和庞永艳当时是临清市气象局仅有的两名女职工。看得出,她很喜欢庞永艳,她们也在工作中结成了特殊的友谊,有同事之情,母女之情。她记得,刚参加工作的庞永艳常常披星戴月,步行到她家询问业务中的疑惑。“晚上就在我家吃饭,休息!”

作为全市首个测报250班获得者,李雪梅坦言,庞永艳是她的得意门生。她很诧异这个非测报专业的小女孩,学起测报业务来怎么就能这么用功和聪明!“现在想起来,是她太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了!”2008年,庞永艳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全国测报250班。这在聊城市气象系统一度传为佳话:“李雪梅是第一个在编人员250,庞永艳是第一个临聘人员250。”2013年获得第二个全国测报250班。工作期间还获得省局业务奖励10余次,生动诠释了名师出高徒的道理。

采访中,李雪梅对庞永艳赞不绝口,有对晚辈进步的赞许,有对子女的关爱,有对同行的勉励。看得出,她是一个对人要求比较高的气象科技工作者。但对庞永艳,她是充分认可的。

敏行讷言,或许是最能诠释庞永艳性格特征的词语。她不善表达,却用行动支撑起一方天空。

随着气象事业的发展,县局综合业务不断拓展。仅有7名编制的临清市气象局也面临着点多面广、人手不足的局面。作为临聘人员的庞永艳,像一张“便利贴”,哪里需要就贴在哪里发挥功用。“测报、预报、会计、防雷、档案、精神文明、党建、宣传、人影”,局长冯长涛掰着手指向记者介绍着庞永艳兼职的工作。他笑言,局里其它同志都休假,她一个人也可以维持单位的基本运转。

庞永艳工作在聊城气象部门是出了名“拼命”。她并不高大的身躯洋溢着力量,与其沉默寡言的外在形成了一个矛盾综合体。

2006年冬天的一天,庞永艳已是近五个月的身孕,肚子已然是隆起了。那天,她值测报班,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一会儿的功夫,天地就一片银白。业务计算机响起了报警声,风力数据读不出来了!凭借经验,她知道是湿雪把风杯冻住了。她挺着肚子匆匆地三步一滑地穿过观测场覆盖着积雪的小径,毫不迟疑地爬上风塔。“铁梯子上面结了冰,每上一阶就滑一次,只能身体紧贴梯子,用手发力,平常三两分钟就能爬顶的梯子,用了近十分钟!”弄好风杯,又一步三滑的爬下来。李雪梅知道了这件事,狠狠地批评了她,说她胆子太大了,不知道孕妇摔着碰着的后果有多严重么?她却辩解:“局里老同志多,风杯冻住了不能让它坏着,耽误业务工作!”

这般“拼命”的事儿她着实干了不少。老同志张振华记起庞永艳预产期前一天,晚上8点还挺着大肚子手动发动雅马哈发电机。回到家里,第二天一早孩子就在医院出生了。还有生下孩子四十天就回局开始值业务班;李雪梅说起庞永艳冬天值夜班,将两岁的孩子一个人用被子围着放在床上,忍不住说,这孩子工作起来真是拼;同事们也记得,16年来的除夕都是她主动要求留下来值班;老公记起她2005年起自考专科本科一起读,晚上哄睡孩子后就趴在床上学,2008年专科毕业,2009年本科拿到毕业证书……

庞永艳的丈夫李广峰是临清市供电公司的区域经理,同样出身农村和沉默寡言。“她对老人对孩子都挺好,家里全靠她照顾。”李广峰从事供电线路维护保障工作,客户需要随时到位,工作没有准点。“我很佩服她的责任感和毅力,也理解支持她的工作!这是我们家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希望她好好工作,再接再厉。”

有多少人能够接受逆境中的寂寞?又有多少人能够在寂寞中歌唱,咏叹美好的明天!庞永艳,显然是一个寂寞的歌者,用心唱出了一曲当代的奋斗者敬业者之歌!且歌声嘹亮,绕梁三日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