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基层气象人│徐青文:一份用30年写就的《入党申请书》

作者:陈旻昊 张春雨 来源:无棣县气象局 时间:2019-08-30分享

徐青文冒着烈日在观测场更换地温传感器

徐青文参加红色诗歌朗诵会

滨州市无棣县气象局党支部书记刘树棣对着手中的入党申请书发愣,这些年发展党员怎么就把徐姐忘了?

徐姐叫徐青文,今年51岁,在地面观测岗位上兢兢业业三十五年,带出过一批又一批观测员,是全单位的徐姐。去年局里组织征文活动,要求挖掘身边的先进基层工作者故事,获奖征文张贴出来,四篇倒有三篇写她,故事还不重样。几位作者都笑,“下意识就想到了徐姐。”

地面观测全年无休,县局人手紧张,节假日值班向来是个难题,而局里却没为此犯过愁。仔细数数,十年除夕夜,徐姐值了一大半。

“我家离单位近,值班方便,年轻同志平时把时间都奉献给了工作,逢年过节多陪陪家人吧。”一开始,徐姐这么说。

后来年轻同志过意不去,强烈要求值春节班。

徐姐换了说辞,“过年一大家子人闹腾的心烦,正好来单位躲清净。”

平日里她从不拿资历说事,这时候却笑着“倚老卖老”,“等你们成了家,上有老下有小,想借着值班躲清净了,那时候春节班才轮得到你们。”

年轻同志拗不过她,怀着感激踏上了回家的火车,班还是徐姐值。

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ISOS软件却显示风向风速都是静风,徐姐立即说,“肯定是风杆冻住了。”她已年过半百,背着工具箱爬十几米高的风杆时却利落得像二十出头,没用20分钟就排除了故障。

跟班的年轻小姑娘很佩服,“姐,那么高,你不怕吗?”

徐姐擦一擦额头上的汗珠,“这种时候顾不上害怕,只想着赶快让数据恢复正常,别影响正点数据上传。”

大部分时间,徐姐都很温和,但遇到工作上的问题时,她又很较真。大家开玩笑地总结,徐姐带班有两个高频词汇——“一定要”和“一定不要”。“换日照纸时一定要检查一下进光孔透不透光。” “降水时段之外一定不要出现雨量。” “一定要注意区分雾和降水造成的视程障碍。”

这些细小又琐碎的注意事项听起来不难,但要数年如一日滴水不漏却不容易,徐姐偏能做得到。省局表彰的“连续百班无错情”,她拿过32个。

想到这里,刘树棣又觉得不奇怪了。局里组织主题党日活动,徐姐每次都参加,党员志愿服务也一次不落,每逢需要加密观测时,她抢着值班。在大家心目中,徐姐凡事都冲锋在前,谁能记起她原来并不是党员?

在谈心中,刘树棣了解到了这份申请书背后的心路历程。原来,徐姐读大学的儿子前两天打来电话,谈到自己很受身边的优秀党员和师兄师姐们庄严肃穆的入党仪式感动,决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徐姐很欣慰,给儿子讲了许多老党员的故事,嘱咐他不断进步。

挂断电话后,徐姐陷入了沉思。年轻时她在地处荒滩、几乎与世隔绝的湾湾沟气象站工作,又一心扑在业务和学习上,入党的事便被暂时撂下了。后来觉得只要时时处处以共产党员的准则要求自己,又何必在意形式?

她来到党员活动室,怀着特殊的心情翻看起历史影像资料。照片上的同志她大都认识,不少人已退休多年,但那些举起右拳庄严宣誓对党忠诚的瞬间却被永远留存了下来。翻着翻着,她的眼眶湿润了,虽说组织入党一生一次,思想入党才是一生一世,但自己始终没经历过成为共产党员的仪式,是不是缺少了一份神圣?

为了给自己补上这份“仪式感”,她交出了自己用三十年爱岗敬业写就的入党申请,成为无棣县气象局党支部最“高龄”的积极分子。“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申请书上的字迹如徐姐其人一般温和,但字字承诺、句句铿锵,每笔每划都含着如磐的初心。

责任编辑:Z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