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委员说:实现“两个一百年”,这种风险要重视!

作者:崔国辉/文 丁茜 赵淼 李根 李子硕/制图及视频 来源:气象融媒看气象 中国气象 时间:2020-05-27

“站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更要充分重视未来气候风险对目标实现的影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气象服务首席朱定真指出,国家规划应该将未来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气候风险考虑在内,做到未雨绸缪,而不是仅仅根据过去和现在的气候风险或灾害风险。

脱贫攻坚面临气候风险考验

全球变暖已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世界气象组织发布的消息,2019年全球平均温度是有记录以来仅次于2016年的第二热的一年。而近5年(2015年至2019年)和近10年(2010年至2019年)的平均气温都是有记录以来最高的。

代表委员有话说 | 朱定真呼吁需高度重视我国未来气候风险 

“我国气候变化敏感区和自然灾害脆弱区高度重合。”朱定真表示,过去缺水的我国西北地区已经出现降水增多趋势,特别是大雨及以上量级的降水呈明显增多趋势。这意味着当地将会面临自己目前的能力承载不了的自然灾害侵扰——更多、更强的降雨和降雪,脱贫攻坚成果将会面临严峻考验。

当地气候资源的承载力,对于气候风险的暴露度、敏感性,决定了当地因灾致贫或因灾返贫的概率。与东部发达省份不同,在西北地区现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标准下,日降水量超过20毫米就会成灾。尤其黄土地地质环境下的村落,更易遭受强降水引发的地质灾害。

“有些村落房屋就建在黄土墩上,一经长时间雨水浸泡就有坍塌风险;还有的旅游村规划时忽视未来气候风险,为了风景秀丽而开发在河道边上,一旦降水增加引发山洪,后果很可能就是村毁人亡。”在西北地区的调研让朱定真感到忧心。

2018年,青海省同仁县的一场大雨造成房屋损坏、道路冲毁,部分村民因灾致贫。

此外,进一步加剧的气候变化增加了灾害风险,形成复杂灾害组合的概率也在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带给我们更多思考,气候变化也能引起野生动物栖息地范围和活动路径变化可能导致病毒传播环境变化,从而对社会稳定造成潜在威胁。”朱定真说。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全社会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

朱定真说:“我国的发展,一定要充分重视未来气候风险对‘两个一百年’目标实现的影响。”

摸清“家底”才能面向未来有的放矢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应对气候变化,这不是别人要我们做,而是我们自己要做,是中国国内可持续发展的客观需要和内在要求,事关国家安全。

不过,我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比如——

多灾种灾害识别与风险动态评估、全尺度巨灾致灾与成害链综合风险动态评估关键技术等有待突破;

未来气候演变预估方面的科技能力有待提升,以支撑我国在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中话语权的提升;

高风险区、高脆弱地区的防灾减灾工程体系尚需进一步完善,防灾减灾投入仍需要加大力度。

对此,朱定真建议,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我国应当展现负责任大国形象,采取有效的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战略。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参与国际合作,提升国际谈判中的话语权。

在以政府财政性投入为主体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在防灾减灾领域大型基本建设项目和公共设施项目中社会资本投入的体制机制,拓展防灾减灾与气候变化应对的资金来源。

加强支持全球气候模式研究,提升我国在未来气候演变预估方面的科技能力。

在筹划城市规划、防灾减灾基础设施建设、重大风险区移民新村选址新布局时,要立足未来30年左右气候变化可能风险,提前打出“富余量”,提高全社会抗击气候风险的韧性。

同时,开展灾害风险高发区、连片贫困区、国家重大战略区等防灾减灾应用示范、技术推广。

“摸清气候‘家底’,才能面向未来有的放矢。”朱定真建议适时启动第三次农业气候区划调查,“上一次开展全国范围的农业气候区划调查还是三十年前,也就是说,我们在做未来三十年、五十年规划时,所用的基准资料是三十年前的资料。”而气候一直在变化,现在非常适宜种植某种经济作物的地区,二十年后可能气候就不适宜了,前期投入也就“打了水漂”。

“应用现代化地理信息技术、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等,可以做到乡村甚至山前山后级的精度,并形成将来可以直接调用的电子信息。”朱定真指出,将气候资源承载力上限和可利用性摸清楚,才能有科学依据地因地制宜,宜农则农、宜牧则牧、宜林则林。

不仅如此,农业气候区划的成果可以用于许多领域,甚至对于我们未来面对有害生物入侵、病毒传播时的战略决策起到参考作用。

“过去,我们关注国家多支持气象事业,但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我更希望能以我的气象专业背景为国家服务。我从我的专业领域看到了这样的气候风险,更有责任和义务提出这样的建议。”朱定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