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气象文化

春节值班的“由苦思甜”

作者:张晓翠 来源:寒亭区气象局 时间:2020-01-19

每到春节,总是让人喜气洋洋,营造着阖家欢乐的氛围。而对于从业12年来的我来说,已经没有了年轻人迎接新年花样百出的“小心思”,心中留下的只有坚守。

每年春节假期中,因为人员的紧张,我又离家最近,总是自报奋勇的申请假期值班2到3天,让家远的同事多休息几天,而最让我难忘的就是2016年的春节值班。

那一年,随着二胎的放开,我已然是身怀六甲的准妈妈,记得那一天是年初六,是我春节假期中的最后一个值班。本来还期盼能轮个大晴天轻松的值班,然而,天不遂人愿,老天不会因为我身怀六甲而眷顾我,那一天,下起了湿雪(又叫雨夹雪)。

清晨,天际刚泛鱼肚白,夜间的低温让一夜的雨水在马路上结了一层如镜子般的薄冰,顶着密密的湿雪,大腹便便的我一早来到单位开始一天的值班工作,处理着前一夜的所有气象要素数据。气温、湿度、能见度、等44个气象数据在这一夜间的变化值,不断地塞进我的眼球,寻找着疑误信息。突然,当滚动到风速数据时,脑海里如炸雷一般让我整个人直接懵在电脑前,风速数据全是0,风速传感器被冻住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对于干了多年测报的我来说,是无比的紧张而倍感压力,一夜的分钟数据和小时数据需要人工干涉处理,最要命的是,如今身怀六甲的我想爬上那10米高的风塔维修,简直是“天方夜谭”。该怎么办?过一分钟,就影响着台站的数据可用性,过一小时就意味着这一年台站将受到无法弥补的考核扣分。8时,紧盯着把定时长Z文件发走后,我毫不犹豫地摸起电话给副局长张晓明拨了过去。“喂?明哥,忙吗?昨晚风速传感器冻住了,您有时间来帮忙吗...””喂?老爸!风速传感器冻住了,快来帮帮我...”“别慌!我马上过去!”电话里老爸的声音如给我打了强心剂一般。我稳了稳心神,便开始了我大批量的数据缺测及替代处理工作。

屋内墙上钟表滴答的声音让我从来没觉得如此刺耳,监控中一个黑色的身影匆匆地向观测场跑去,老爸来了。紧接着,一辆黑色轿车飞驰进大院内,下来的高大男子正是明哥,心中一闪,救星来了。我拖着肚子急忙赶出去,明哥已从仪器室拿出了安全带和绳子,边喊边跑向观测场:“翠翠!快去找何师傅要瓶开水过来!”我转身护着肚子向传达室跑过去。借到水后又匆忙跑向观测场,这时候的明哥在老爸的协助下已经五步滑两步地爬到了风塔的半腰,腰里别着的绳子随着寒风起舞,仿佛不愿意接受主人的安排。将暖瓶顺着绳子递上去后,滚烫的水浇向风速传感器,它转起来了,故障终于排除了。看着它随风雀跃地旋转,我的心中无比的欢喜,比过年还开心。而唯一遗憾的是,在不久的产检中,肚子里的宝宝永远沉睡了过去,无缘相见......

而今,气象现代化设备的发展,风速传感器拥有了智能加热器,再次被冻住的概率微乎其微。随着气象队伍的壮大,让一线业务工作也不断地填充人才力量。时光荏苒,时代在变迁,已近不惑之年的我又再次拥有了二宝,而这颗爱岗敬业的赤子之心从未改变,生活是幸福的,工作是快乐的,我爱气象。

责任编辑:Z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