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气象文化

难忘的“航代危”

作者:张晓翠 来源:寒亭区气象局 时间:2020-01-19

2010年,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三个年头,还是个懵懵懂懂的业务新人。那时候,我所在的潍坊国家基本气象站要求24小时轮流值守,每小时要人工编发一次航空报发送给济南民航,遇有雷暴、大风等恶劣天气的时候,还要附加编发一份危险报报送给济南民航,每份报文必须用专业的数字电码告知对方我们潍坊上空的天气状况。

6月19日这一天,是我从事地面观测业务值班工作中,遇到的第一个暴雨天气,紧紧5个小时下了59.3毫米的降水,一整夜经历了航危报的“洗礼”。

晚上七点半刚过,又到了一天中需要人工观测气象数据的时间,陪着上一个值班的同事到观测场将温度表、湿度计、大型蒸发皿,还有从0厘米到320厘米的地温表等这些需要人工观测仪器的数值读完、校对并录入后,我的夜间值班工作正式“启动”,然而这一天,“雷公电母”两位大神来找茬,一夜的电闪雷鸣,对我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20时54分,当第一声炸雷在窗外响起后,我急急忙忙跑出去查看雷声的方位,天际一道闪电划破了办公楼上空的黑幕,那是第二声炸雷即将响起的“信号枪”,果不其然,第二声雷声如期而至,响破云霄。紧跟着,如泼墨般的雨滴,悬挂在半空中编织成水帘倾斜而下。确定好雷暴的方位后,我又急急忙忙跑回办公室,用古老又繁琐的OSSMO发报软件合并编发航空报和危险报,就是我们俗称的“航代危”。输入云量、云高、能见度及雷暴天气现象,用纯人工式的数字编码,编发航危报发送发给济南民航,记录数据、录入软件、编发生成报文、电话报送,而后紧跟而来的重要天气报,天气报,每个小时的正点报文都让我忙的不可开交。这一气呵成的操作必须要在每个整点过后5分钟内高质量完成,一个数字也不能错,错一个数字就是一条错情,迟一分钟就算迟报要追责,考核十分严格。对每个值班员来说,那时候遇到这种恶劣天气是格外的“亚历山大”,值班员最不喜欢的就是打雷下雨,复杂的编报,严格的考核,对多年值夜班的每一个测报员来说,都养成了习惯性半夜惊醒的职业通病。

而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气象高科技产品不断的推陈出新,现在的机场都已经拥有了自己专业而精准的气象观测台。各类现代天气雷达的广泛应用,已经让气象观测越来越精准。现在,基层台站的人工观测项目越来越少,逐渐被自动化观测仪器所替代,观测员的观测压力也越来越小,当年的航空报和危险报被气象现代化高科技产品所淘汰,而最终退出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