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气象文化

从《攀登者》到再测珠峰 一个气象人眼中的现代化

作者:宋中玲 来源:淄博市气象局 时间:2020-07-13

引语:2020年5月27日11时整,中国登山队再次登顶珠穆朗玛,测高成功!这一天,学习强国推出了每日电影《攀登者》。

报道说,本次登山活动负责人王勇峰队长盛赞:气象保障是本次成功登顶的必要条件。作为一名气象人,我不禁心潮澎湃,忍不住又刷了一遍电影《攀登者》。

《攀登者》初上映时,冲着海报里的气象学家徐樱,我作为第一波观众走进了影院。不可否认,影片的故事情节的确突显了登顶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无名英雄——气象工作者。

观影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的在心底追问自己,如今的我们拥有了更好更精密的仪器,可以做出更及时更精准的预报,我们可以提供更全面更准确地气象保障,我们的登山是否可以更从容?5月27日的登顶给出了最有力地回答。从屏幕上看到登顶成功的那一刻,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抓住“天气窗口”,气象保障不可或缺

电影中不止一次的出现一个词语“天气窗口”。这个窗口需要精准的气象预报来做支撑才能抓住。章子怡扮演的徐樱知性优雅,作为从苏联学成归国的气象专家,她给出的气象预报结论对整个登山的进程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影片的不少镜头给了百叶箱、天气图、轻便测风仪……这些在现代气象业务中已退出历史舞台的装备和设施,带着观众尤其是作为新时代气象人的我,穿越时光,看到了气象前辈曾经的身影。

60年前,他们用生命做观测预报

在那个物资相对匮乏的年代,他们没有精准的探测设备,也没有多少可参考的气象资料,资料的获取主要依靠人工观测,预报资料少得可怜,靠当地居民口口相传的谚语和临时积累的经验。但是他们孜孜以求,克服重重困难,跟随登山队,不断开展气象观测,订正气象预报,帮助登山队找到合适的登顶时机。于是从他们的对话里,我多次重温了很多气象术语“旗云、南支槽、高压”等。

当徐樱为了监测到准确的“天气窗口”,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坚持走出帐篷,爬到更高处,用尽最后的生命预测天气,血染身下的积雪,那每一个前进的脚步走出的都是信仰。

徐樱这个人物是有原型的,他就是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高登义。

1966年春,26岁的高登义第一次来到珠峰北坡大本营进行科学考察,成为国家登山队气象组的一员,并任副组长,负责攀登珠峰的高空风预报。为了捕捉到风的变化,高登义自制了三个预报工具。一天深夜,预报组聚在一起,讨论天气预报。高登义根据自己的预报工具,预报次日风速可能要加大。组长彭光汉抛出一连串问题,“风速加大多少”“持续多长时间”……高登义无法提供确切数据。在此之前,中国登山队只踏上过珠峰一次,没有留下多少历史气象资料,正如俗语所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仅靠简易的工具,不到三十岁的高登义回答不出,资历更深的前辈们也没给出有价值的建议,结果,大风没有列入预报结论,那次登山损失惨重。有人手指被截断了,有人脚趾被切掉了,还有的鼻尖没了……

高登义暗下决心,一定要提高登山天气预报水平。后来,他终于成为“珠峰天气预报的诸葛亮”“西藏气象的眼睛”。

再测珠峰,气象保障服务队经受住了考验

在这次再测珠峰的团队中,我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气象保障服务队队长、山东威海气象局援藏干部石磊。这位从山东沿海一步步走向珠峰的气象同行,他是身边的榜样和楷模,是新时代气象事业的攀登者。

这次登珠峰,我们有了自动气象观测站,能够实时获取气象数据,我们有了自主研发的数值模式,能够开展6000米到9000米四个不同高度层面的预报,我们有了风云四号气象卫星,能够获取高频次、高清晰度云图,也能及时监控云的变化,我们终于可以做出精准的气象预报服务专报,上面详尽记录着珠峰大本营的天气实况和未来24小时的天气趋势。

当世界之巅,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世界屋脊又一次见证了中国人不懈探索和笃定前行的坚韧。也见证了中国气象人永不停息的守望,因为,山就在那里,气象人就会在那里守望。

事实上,我们每一个有理想有目标的气象人都是攀登者,面对心中的高山向上登攀不止。当气象现代化的脚步走到今天,自动气象站遍布乡镇、农田与高山,当海拔6520米的珠峰东绒布冰川垭口自动观测数据传输到气象中心,当数值预报产品可以每小时根据实况进行订正,这个过程的每一步,都有无数呕心沥血的气象攀登者奋斗不息。

责任编辑:Z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