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气象文化

我的麦收记忆

作者:樊景豪 张翠英 来源:菏泽市气象局 时间:2021-06-01

 黄河滩区麦收现场(2020年)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眼下,麦田一片金黄,对于农民来说,一年忙碌的季节即将开始。

我的家乡在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黄河滩区,大部分的农田在黄河的对岸,每年需要渡过黄河收割麦子。
    去年麦收,我开车载着89岁的母亲通过黄河浮桥到对岸参加三哥11亩小麦的收割。麦浪滚滚,机器隆隆,母亲20多年没有到黄河滩区收麦了,激动的她不停的东张西望,看到小路上丢掉的麦穗,她就弯腰捡起来。说是收麦,其实不用我们管,联合收割机不到两个小时,三哥的麦子就收割完毕,金黄的麦粒装进机动车箱里,过黄河运回家,直接卖给收粮食的人,一个麦季就这么过了,母亲感慨不已,麦收,今非昔比啊!
    收麦是我童年的美好回忆,苦涩又喜悦!
    麦收是一件大事,每年学校要放麦假,老师学生都要回家准备收割小麦。
    对于我来说,每到这个丰收的季节,脑海里却总能浮现出小时候一张张收割,打捆,装车,拉运,装船,打场、存贮小麦的场景。
    大人们做好收割前的准备工作(包括镰刀、地排车及生活、住宿设施等)。我们家麦地分两部分:家附近和黄河西岸。大人提前整好打麦子的场地(麦场),家附近的麦子熟的早,先将家里的麦子收割后,就开始准备收割黄河滩区的麦子。
    早上5点钟就要拉着地排车,装上农具和生活用品到黄河边渡船处等待坐船。以前黄河还没有建浮桥,由于坐船收麦的人比较多,渡过黄河基本上已11点,黄河渡口到我家的麦地大约有10多里路。到达自家麦地已过中午,馒头就着咸菜再喝点水,就开始搭窝棚、支锅灶。忙完这些差不多到下午四、五点。
    我家11口人,但劳动力少(哥哥、姐姐都在上学),收麦任务比较重。我当时8、9岁,只能干些较轻的活。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帮三哥扶着地排车的车把,他往地排车上装捆好的麦捆,车上麦子重的我压不住车把,累的直哭。
    早上天不亮就被大人喊起来割麦子,麦子割倒后还要捆成捆以便装车、装船运回家。麦收季节中午温度很高,麦地又没有树可以乘凉,白天人只能在阳光下暴晒,虽然戴着草帽,但人的眼睛容易患夜盲症,一到晚上我啥也看不见。一天夜里我起来解小便,眼睛看不见找不到自家的窝棚而闹出了笑话。因为年龄小,看着望不到头的麦田,心里就发怵,割一点就要歇一会儿,给大人们说自己腰疼,我大哥说小孩没腰。
     每天从早上割到中午11点,下午3点开始一直割到天完全黑下来才收工吃饭。住在麦地搭建的窝棚里,吃从家里带来的馒头,快吃完的时候,会提前给家里捎信先蒸好馒头,不是让邻居捎来就是让我回家拿,毕竟那时候我割麦不是主力。
     麦子收割完,全部捆成麦捆,装地排车运往黄河渡口边,记忆中每年都要拉10多车,捆好的麦捆集中在黄河渡口附近,排队装船过黄河。排上号后将一个个麦捆装上船,由于当时的木船没有机械动力,黄河水浅时还要人跳进河里拉纤。
     船到黄河对岸后,再将一捆一捆的麦子卸到岸边,装船时还有力气,卸船时累得精疲力尽。麦捆从船上卸下来再装到地排车上运回家,黄河渡口距离我家也有10多里路。麦收时父母会请家不在黄河滩区的亲戚帮忙,即使这样也需要拉两天才能全部拉回家。麦捆运到麦场里,散开、晾晒然后再脱粒。当时小麦脱粒,主要用牛、驴拉石磙一遍一遍的碾压,期间还要不停的人工翻动麦子(翻场),直到麦穗脱粒干净。麦粒晾晒后装入自家的粮囤,这是全家一年的粮食,忙碌的麦收才算结束了。
     三哥家黄河滩区整个地的麦收,前前后后共用了不到两个小时,感觉像做梦一样。以前一家人收割这些小麦,从人工割、一抱一抱地捆、一地排车一地排车的拉,晾晒、石磙碾压、再晾晒,大约需二十多天。如果天气不好,收割时间还要延长。两个小时和二十多天,这是什么概念?这要归功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怎能不令人万分感叹新时代的先进和生活的幸福美好呢?
     从弯腰割麦到“坐等收粮”,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啊!

责任编辑:Z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