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气象文化

观测•回眸

作者:李锁玲 来源:菏泽市气象局 时间:2021-06-24

离开地面观测岗位二十年了。偶然的一次机会,我来到了离菏泽市区17公里的新观测站。新站位于湿地公园里,已经正式启用。站前是宽阔的河面,视野开阔,风景优美。观测场位于观测站大院的西北角,院内草坪正萌发新芽,长青的低矮灌木成行栽植,花园一般的院子令人心旷神怡。走进值班室,作为老气象观测员的我更是激动不已。如今的综合观测岗工作人员已不需要人工观测和发报,夜间也不用值守,各气象要素自动采集自动上传,而观测员主要任务就是采集器维护和故障排除。

站在窗前,看着观测场里的气象仪器,不禁回想起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那是1994年,我从安徽省气象学校应用气象专业毕业,通过实习后,到菏泽地区唯一的国家基本气象站——定陶县气象站工作。由于基本站承担全球气象资料交换,观测员要24小时昼夜值班,每天编发8个整点的天气报、降水量报、重要天气报;每小时编发一次航空报。90年代初还没有电脑,实行手工编报,每份报文必须在整点前3分钟内发出,20岁的我满腔热血,干劲十足,值班时认真对待每个数据,特别是天气现象电码,烂熟于心,张口就来。

当时的县站也是刚迁的新站,离城较远,周边全是农田。我和刚工作的三名新人,还有一名看护院子的刘师傅在局里吃住。单位没有通自来水,吃水靠的是压水井,压出的地下水混合了泥沙,必须澄清后才能吃。供电也不稳定,经常停电,很多时候都是点着蜡烛值班,以至于我和同事的鼻孔常常被熏得都是黑灰。后来单位配了发电机,停电了值班员负责发电。刚开始,我们女孩子力气小,怎么也发动不着,后来经过不断的尝试,我不光会自己发电,还学会了巧烧煤块炉子,还跟老站长学会了蒸馒头。

让我印象深刻的一次值班,是1997年8月,值大夜班(1点-6点)。凌晨2点观测发报的时间,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我穿着雨披、拿着手电跑到观测场,记录地温、气温等气象要素,取降水量……跑到值班室脱下雨披,顾不上考虑淋湿的衣服,忙着编写报文,确定报文正确,直到通过邮电局报房专线电话把报文发出,我才算松了口气,再看身上淋湿的衣服已经暖干了。

从事地面观测的那些年,我时常做梦,梦到温湿度自记纸被风吹跑怎么也追不上、已过发报时间却忘记观测……也正是因为那时责任心极强,一丝不苟的工作状态,我多次获得“百班无错情测报员”荣誉,与同事创下报表连续56个月无错情的优异成绩,得到全省气象部门通报表彰。

再回到观测场,我思绪良多,感叹着气象现代化事业日新月异的同时,也缅怀和追忆着自己美好的气象青春。感谢那段艰苦却充实的观测时光,让我养成了严谨踏实的工作作风和吃苦耐劳的工作态度。作为一名气象工作者,无论现在身居什么岗位,我都将一如既往地为我热爱的气象工作奉献终身。

责任编辑:Z12